|首 页|学校概况| 领导讲话| 校园速递| 教学科研| 处室主页| 教师风采| 学生社团| 党建平台| 教工之家| 招考信息| 友好交流| 家校平台| 新疆部| 国际部| 纪委专栏| 校史办|
       栏目导航 网站首页>>校史办>>母校记忆

2002级李娜写给母校的一封信

  日期:2017年9月5日   点击数:160   
回忆我的高中生活
    大约从高中毕业的那天起,就有意要写点东西纪念我的高中生活。犹豫再三,终于在十二年后的今天鼓起了勇气,决定下笔。
    “在人的一生中,高中阶段对人的影响是最大的,回忆起来也是最难忘的。”高中班主任黄玉兵老师曾经开班会的时候这么说,虽然在当时理解的并不通透,但潜意思里却将之视为真理,当时的我虽并不如现在这么理智,但是偶尔也会思考:为什么周围的人对自己身处的环境总是那么不满足,读小学时埋怨小学不好,羡慕初中的生活;读初中时又觉得初中不好,一边憧憬着高中,一边又回忆无忧无虑的小学;现在到了高中了,埋怨一如既往。所以,当时的我就想,既然现在是自己曾经很期待的时光,何不把握当下,不让将来的自己后悔。事实上,我认为我做到了,虽然也会有遗憾,却也做到了不后悔。
     十多年了,高中生活却历历在目,如同昨天刚刚发生,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了,想到哪写到哪吧。2002年9月,在初中全校排前5名的我成了中考落榜生,被分到了千盈国际app的普通班,也就是高价班(别的同学需要交1350元的学费,而我9350元),千盈国际app录取的1800多高一新生中,我排1400多,可想而知,这对我的自尊心造成了多大的打击。周围的亲戚朋友安慰我,我嘴上说着我这两把刷子还不行厉害的人多着呢,心里却写着大大的不服。
    开学第一天,印象特别清楚,班主任林存亮老师给开过简短的班会以后,我们就去学生公寓报到,背着从家里带来的被褥,随着人群向学生公寓走去,心里还在盘算一会还要办什么手续。“你看看人家小姑娘都自己来的,扛了那么多东西,这样的孩子以后才会有大出息”,迎着声音望去,旁边一位家长正指向我教育自己的孩子。我环顾了四周,貌似真的几乎所有同学都是家长送来的,有的一个,有的则是一群。听到这样的话,一开始觉得挺可笑,要不要这么矫情,自己来怕什么,多大点事儿,随后又觉得很为自己的独立感到骄傲,是的,我肯定会有大出息的。(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那个画面,一个十几岁当时只有1米5的小姑娘肩头扛一个比自己体积还大的包袱开学第一天自己去报到,那画面也确实挺励志。哈哈)
     高一的生活是踏实刻苦的,早晨5点起床,5点半准时在楼门口等待楼管姐姐“放行”,中午满足于15分钟的“课桌午休”,晚上一路小跑,在关门前最后一秒奔进宿舍楼。行动是紧张的,压力是没有的。当时的初衷很简单,没有想着非得超过谁,自知不聪明,努力做好自己觉得应该做的就好。就这样,每天三点一线的生活,忙碌而充实。成绩呢,由入学时班级43名(总共78人)跳到第5名,再跳到第1名,既在意料之中,又在意料之外。
    那时候的生活简单快乐,每天闲聊时和同学讨论的最多的问题大抵也就是中午吃什么,晚上吃什么。还有就是物理老师张帅也太瘦了,腰带都要缠两圈了,他们家一顿能不能吃得了一个馒头。当然,还有其他老师的八卦,只是太喜欢张帅老师,印象中只记得他的八卦了。
    班主任林存亮老师无论是讲课还是与学生日常相处都一丝不苟,严肃认真,班里好多同学都挺怕他,尤其是课间的时候,林老师走过来用低沉的声音说一声:来我办公室。那时候的第一反应肯定就是犯大错误了!作为好学生的我,当时也“有幸”被“请”到办公室,一路忐忑走到办公室门口,看到林老师正很严厉的批评一个同班同学,心都悬到嗓子眼,把自己一周乃至一个月的行为回顾了一遍,盘算到底哪个“把柄”被老师给抓到了,林老师把我叫进去:“我今天看报纸上说跳绳有助于长高,你每天也要多运动运动,回宿舍要多跳跳绳,还是有长高的机会的,回去上课吧。”不是特别懂得如何表达关心的林老师的简简单单的那么一句话,让我愣了许久,那种感觉至今还记忆犹新,那是“错愕”以后满满的感动。
    一向严谨的林老师有一次上课却犯了一个很明显的错误,同学们在下面纠正,林老师转过身来笑了一下:我刚刚是给大家讲了个笑话。下面是死一般的寂静,随后是哄堂大笑,老师你的笑话也太冷了吧。印象当中,同学们在林老师的化学课上就放肆了那么一回。
    高二,文理分科,我选了理科,分到了高二(15)班,离开了原来的班集体,心里有诸多的不舍。见到了新的班主任黄玉兵老师,让我对“老师”这个称谓有了全新的认识,原来学生可以跟老师开玩笑,竟然当着老师面直接称呼为“老黄。没过多久,我终于明白了这种不可思议的师生关系的必然性,这根本就是一位“长”在教室里的老师,早晨比学生来的早,中午休息来教室溜达几圈,晚自习几乎盯三节课才回去,天天如此,“老黄”就没有家吗?当时虽然有这样的疑惑,但是心里却很快适应并且非常享受这种关怀。在“老黄”的带领下,我们的团队是公认的团结,班里同学大部分都有外号,平时也大都以外号称呼。毕业前的最后一天,“老黄”就曾经总结:咱们的班级毫无疑问是团结的,只不过有时是团结一致对抗老师,哈哈。不得不承认,“老黄”是位非常博学,有才气,有能力,充满激情的老师,课前三分钟演讲时,我们特意抄写陌生的诗句为难“老黄”,可每次都以失败告终,多难懂的句子都能被他解释的头头是道,让人佩服的五体投地。对于我,最怕上作文课,两节课的时间,看到别的同学洋洋洒洒的写了好几页,自己却一个字也憋不出来,那叫一个着急。现在看来,那时候的我就是太完美主义了,总想着一下就能写出惊天地泣鬼神,标新立异的好文章,却不知其实可以先写出轮廓来,然后再作反复修改来得更快捷。只可惜高中那会,并没有明白这些。高二的很多课程的老师都与高一不同了,遇到“激情公主”禚爱芹老师,“电狮子”苗培壮老师,但是老师们都是一样的认真负责,所以没过多久就适应过来了。心态还是跟高一时差不多,很平稳,成绩还是一直保持普通班第一名。
    高三了,学习变得更加的紧张,一轮轮的复习,越来越频繁的考试,让我心里开始有些焦躁。更可怕的是,此时的我,在最不该叛逆的时候叛逆了。别人很小的声音就能打扰到我,不爱在教室上自习,硬要请假自己跑到宿舍学,老师的关心也被我解读成对我学习的催促,其实,当时什么道理我都是明白的,只是有时会不由自主的做不该做的事情。学习的名次虽然还是普通班第一名,但成绩却大不如以前了。现在回顾的时候,其实也会为那段时光感到惋惜的,当时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背诵知识点上,却忽略了心态的重要性。所以后来,每当有人问及我学习的秘诀时,我都会告诉他们充当其冲要做的是调整好自己的心态,做好计划。可高三的我为什么到临近毕业的时候才明白这个道理呢,不过还好,虽然有些晚,但我终于明白了。就是觉得特别亏欠“老黄”和同班同学的。当时的那个我,那么自私。可以看得出,头一次带毕业班的“老黄”也是紧张的,去教室更加频繁了,看到不守规矩的同学,也更加着急了。用“爱之深,责之切”形容再准确不过了。毕业前夕,大家都在发同学录,有的同学买了白色T恤,在上面写满了同学们的签名和各种俏皮的祝福。“老黄”生气了:“现在时间那么珍贵,大家怎么会有闲情弄这些东西,高考前不允许再写这了!!”略微停顿后,“我也买了两本同学录,大家帮我写下,不过写完后绝不允许大家再浪费时间了!”狂晕,有些男生开始起哄了,嚷嚷着不写不写,但发下通讯录后一个比一个写的起劲——我们都太爱“老黄”了。
    高考的那几天,我用“人易我易我不大意,人难我难我不犯难”来警示自己,可当时的我心态并没有调整好,思想负担太重,考的并不理想。考完才发现,高考其实也就是一场普通的考试,只不过我们人为给他贴上了太多的标签,将之视为洪水猛兽罢了。高考成绩555分,当年二本线568分。我连二本线都没有过!!有那么一段时间是想复读一年的,但是我心里明白我的主要问题是心态,我没有把握能够在一年的时间内将心态调整好。所以,带着对未来的茫然,我报考了曲阜师范大学大学数学与应用数学的专科。
    在大学里的学习没有高中那么紧张,接触到了很多新的事物,认识很多博学的老师,他们用自己的阅历告诉我,大学不是人生的终结,未来有无限种可能,决定自己未来的是自己的努力和坚持。由衷的感谢这些良师益友,在我最迷茫的时候,给我指明方向。更重要的是,我终于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调整好了心态,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,随遇而安。
    2006年5月底,也就是专科一年级末,我顺利专升本,终于成为一名本科生。2009年4月,接到山东大学硕士研究生录取通知书。2012年7月,就职于山东女子学院。2017年6月,考取北京科技大学在职博士。豪不谦虚的说,所有的这些都是以第一名的身份通过的。老公常常就说我是一个奇葩,对待事情认真的让人受不了,所有考试不是为了考过,都是奔着考第一去的,得是有多奇葩。对此,我只能呵呵一笑,就当他是夸我了。
    高考以后,这么多年了,很少回育才,算起来也就2次。第一次是2009年读研一时受“老黄”的邀请,第二次是2014年春节结婚前带老公游览母校。其实距离并不远,很少回去的原因应该说是有意或无意的逃避,心里对育才是有很多愧疚的。总觉得不做出点大事情,是没有脸面回去的。收到博士录取通知书,负罪感稍微小了一点,第一时间把消息发给老黄,老黄回信:你一直是老师的骄傲。瞬间泪崩。
 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李娜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7年8月30日

| 关于我们 | 版权声明 | 网站管理 | 网站地图 
·上月关注人数:·本月关注人数:·关注本站总人数:
Copyright @2016 千亿城娱乐官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09085130号 鲁公网安备 3708020200042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