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首 页|学校概况| 领导讲话| 校园速递| 教学科研| 处室主页| 教师风采| 学生社团| 党建平台| 教工之家| 招考信息| 友好交流| 家校平台| 新疆部| 国际部| 纪委专栏| 校史办|
       栏目导航 网站首页>>学生社团>>记者社团 >>作品展示

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换

  日期:2011年12月30日   点击数:22584   
  
     
 
  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。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。”(《金刚经·六如偈》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    十六岁,应是初识愁滋味的年纪,虽还不必感叹流光易老、韶华难留、雨打风吹、人海浮沉,却也直面或旁观了许多世事世情,体味到流光易老、一去不复返的道理。而此时今日,我已是十七岁了。十六岁的日子过了三百六十五天,终于走到了尽头,心中虽有不舍,却也无可奈何。无可奈何的,是花已落,那似曾相识的燕,总会来么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尘心
    “昨夜红楼入梦中/多少回忆往事上心头/今晨醒来梦已空/留下满怀红楼梦/昨夜红楼入梦中/多少惆怅往事上心头/今晨醒来梦已空/徒留红楼在梦中——《红楼梦》
    滴滴回忆,点点轻愁,一番滋味涌上心头。淑桦,那歌声勾勒出的,是你倚楼而醉的倦影,还是依稀梦里红楼?红楼一梦,人去楼空,空锁闲愁。本无心于世的你,无意向世间觅解梦之人,可一抹红妆浓浓怎掩得住你的轻愁,若非你轻愁只因世人将你遗漏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萍聚
    是否还记得,“勿忘我”总是开在人们早已淡忘的角落,我们总是在最后一刻才懂得紧握。
    我知道,距离可以敲碎太多美好的东西,因为记忆总是可以在岁月中慢慢地消磨。或许,它被剥落的只剩一段话语,或许,只剩一行泪滴。泪?不,我没有泪,我有的只是斑驳的泪痕——请不要相信眼泪,因它流在人的脸上;请一定要相信泪痕,因它刻在人的心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依约是湘灵
    “爱/原来是没有名字的/在相遇前/等待就是它的名字”——席慕容《爱的名字》
    往事流传了因果,不只为迷惘中的你我。思念在人海中穿梭,到未曾谋面的角落。这是命,是缘,也是因果——欲了,可了;不欲了,不可了;未尝欲了,而终可了;未尝不欲了,而终不可了。
而我,似乎终要唱一曲《湘灵鼓瑟》,在“江上数峰青”的依约耳语中错过,苦苦捉摸,暗暗思索,此时此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漫步人生路
    人生在世,如夏花,如秋叶,如蜉蝣,如飞絮,如幻梦,如烟云,如馀霞散绮,如初月沉钩,如一切短暂而美好的事物;茫茫宇宙,如大地,如苍穹,如巨澜,如瀚海,如旷野,如永昼,如日月星辰,如巍峨雄峰,如一切长久而浩大的事物。我们栖身在宇宙之中,却能流想于天地之外,那是宇宙也到达不了的地方。世间种种,总须有自己的一番感触。蹉跎,只是迷途者无谓的挣扎,在欢愉的虚无中瑟瑟地抖落放纵的代价。
    人生有路,这路,总是有个尽头的。它不长,也不短,恰好可以让一个人感受到他应当感受到的一切,找寻到他应当找寻到的意义——生的意义,也是死亡的意义。
    漫步人生路,别忘了沿途的风景。或许会为名利所羁而步履凌乱,或许会为世道所逼而迷失真我,只要始终相信自己所做的、做自己相信的,就能优游于心,无愧于生命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
(本文系2010级9班付硕同学的习作,文笔流畅优美,现登载于此,以飨读者。)

| 关于我们 | 版权声明 | 网站管理 | 网站地图 
·上月关注人数:·本月关注人数:·关注本站总人数:
Copyright @2016 千亿城娱乐官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09085130号 鲁公网安备 37080202000427号